優秀言情小說 我真的不想這麼渣!-第八十九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熱推

我真的不想這麼渣!
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想這麼渣!我真的不想这么渣!
竖日,许大官人甚是少见的又一次出现在了课堂上,没有了白冰的护食,许如鹏眼前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妹子们,各种的卖萌,各种撩拨挑逗。
许大官人此刻犹如古代荒淫的帝王一般,被群美环绕。
此情此景竟让许大官人有些不适应,礼貌微笑着和这群妹子们保持了适当距离,今天难得吴敏没有凑上前来,远远的坐在最前排认真的写着什么。
程璐更是因为上次被许如鹏三人无情的羞辱,一直怀恨在心,默默等待时机,打算伺机报复。
后排的欣姐,今天显得心事重重,许如鹏几次主动搭话,都被欣姐无视了,也许是和斌哥闹矛盾了吧,小两口偶尔吵架也纯属正常。
昨天吃掉了胡枚,许大官人今天那是神清气爽,心里美滋滋,逝华风头最盛的校花女神霸总,被自己来了全垒打,那可不是浑身爽透。
心情好,时间似乎也过的飞快,晚上九点多了,308宿舍竟然只有许如鹏一个人在,一直到十点半以后,其他三人才陆陆续续拖着疲惫的身影回来。
郭栋李博文虽然工作一天,但看见许如鹏还是重复着日常的恭维拍马,这个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最重要的习惯,长时间的被恭维导致许如鹏现在都已经完全麻木了。
欣姐回到宿舍,洗漱后直接就躺床上用被子蒙着自己的头,一阵阵微不可闻的哭泣声传来,许如鹏本能的感觉今晚可能会发生些什么。
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着,十一月的深夜已经有了些许凉意,午夜一点钟,当大家都彻底熟睡以后,312宿舍原本躺着的斌哥悄悄的爬了起来,黑暗中,眼睛里尽是冰冷。
和欣姐在一起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他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压力,无论他走到哪里,都会有人指指点点。
“看,这就是那个死基佬,真恶心”,“长的挺帅的,为啥这么想不开,竟然喜欢舞刀弄枪”,“真是变态啊,你说他会不会得艾滋病”,各种刺耳难听的话,他每天都能听到。
绝品医神 饭后吃药
升至有一天,他正在上卫生间,听到宿舍里的两个之前全力支持他的兄弟也在背后恶意嘲讽取笑,“最近觉得斌子瘦了,是不是天天摆弄刀枪,亏了元气”,“哈哈……你丫真恶心,那必须啊,没看欣姐天天红光满面的吗”?“艹,真够恶心的,不敢想。”
斌哥觉得,自己和欣姐谈恋爱那完全是自己的事,又没有妨碍别人,为什么?所有的人都在背后冷嘲热讽,恶意伤害他,他真的不明白,真的特别憋屈,难受。
今天早上,欣姐尽然提出要分手,说他当时只是被斌哥感动,只是喜欢那种被万人关注羡慕的感觉,但现在她才发现,斌哥太无趣,希望斌哥以后可以找一个正常的女孩谈恋爱。
因为爱情,斌哥视死如归的一往无前,就算是所有人都在鄙视,嘲讽,毒舌,他都可以忍受,但自己视若珍宝的爱情,就这样结束了。
斌哥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,无一人能理解自己,以前几次想找许如鹏吐露心声,但许如鹏太忙,基本上都见不到人,所以在欣姐提出分手的那一个刹那,斌哥内心最后一丝理性的稻草被压断了。
栖墨莲 小说
他要报复,他要发泄,他要让嘲讽他的人付出代价,昏暗中,斌哥拿出自己提前准备的水果刀, 刀长三寸,锋利无匹。
七夜暴宠 小说
人性的理智在斌哥的脑海里渐渐消失,长期积压的厉气喷发。
是人是魔,都在一念之间!
此刻,斌哥化魔!
毫不犹豫抓起自己的枕头压住了何维的头颅,干脆利落的扎向了他的肚子,一刀,两刀,“呜呜”的声音凄惨而绝望。
无力的挣扎,在刀刀见血的利刃下,慢慢的彻底归于平静。
上铺的任博宇被下铺何维针扎的声音吵醒,刚一睁眼,就觉得大腿上瞬间剧烈的疼痛起来。
昏暗中他隐约看见斌哥那张冷漠的血脸,“艹,斌子,你干啥?”
斌哥嘴角微微翘起,漏出了残忍的笑,“哈哈……”,没有解释,继续举起手中的三寸红刃朝着任博宇的腹部刺去。
人在面临生死的时候,往往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任博宇一手抓起被子阻挡斌哥的袭击,另外一只手猛的挥拳打在了斌哥的脑袋上。
就此两人在这间狭小的宿舍里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,血腥,残忍,渐渐的,任博宇越来越虚弱,毕竟斌哥手持利器。
今晚最幸运的要属312宿舍的游戏大神杜江莫属了,毫无意外的他又去村子里的网吧通宵了,躲过了这个血腥的夜晚。
斌哥不知道被他刺了很多刀的两人是否还活着,“啪”,他打开宿舍的灯,到处都是鲜血,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任博宇和躺在血床上的何维,斌哥甚至觉得有些恶心。
杀人了!
斌哥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杀人了,泪水止不住的滑落!
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,为什么?
对,都是欣姐,还有许如鹏!
去找他们,去找他们,斌哥的内心此刻疯狂呐喊。
斌哥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手里紧紧的握着带血的刀,打开宿舍门朝着308宿舍而去。
“哒……哒……”的脚步声在深夜显得格外刺耳阴森。
“咯吱”!
半夜的开门声犹如死亡的丧钟!
308的宿舍被斌哥轻轻推开,轻轻挪着步子来到欣姐的床边。
看着熟睡的欣姐,还是那样的美丽,借着楼道里照射进来的微弱灯光,斌哥看见欣姐的脸颊上有两道淡淡的泪痕。
她哭了?
为什么哭泣,是因为我吗?如果因为我而哭泣,那她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
对啊!为什么要分手,我对她那么好,我是那么爱她,为了她我不惜一切,每天遭受各种非议谩骂。
但她还是和我分手了,“呵呵”,对啊,这才是她,爱慕虚荣,无情无义。
杀!
杀了她!
斌哥带血的面孔此刻已经完全褶皱扭曲,如人间恶鬼。
低头!
在欣姐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,随后举起自己手中的红刃就要落下,但却又怎么都刺不下去,眼睛里豆大的泪珠滑落。
转生女仆~我养成的公主可不能变成恶役女配~
终究,还是有情!
终究,还是舍不得!
终究,眼前这个使他疯狂的人是他的挚爱之人,自己怎能忍心下得去手?
斌哥此刻原本冰冷的心似乎又重回了一丝温热。
欣姐和他分手了,但欣姐却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泣,她应该还是爱我的吧,也许她只是不想看到我遭受那些恶语非议,不想我,人间四处是荒芜。